重庆公务员狱医(狱医公务员上班时间)

大家好,下面小编来为大家分享一下,重庆公务员狱医(狱医公务员上班时间)这个很多人还不知道,下面是详细讲解,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2007年,重庆工人修缮渣滓洞,无意间发现暗洞,洞中物品令人动容

革命烈士江姐大家都不陌生,敌人对其施以“竹签扎指甲缝”的酷刑,让人见识到了敌人的残忍,亦衬托出了江姐英勇大无畏的气概!

而重庆的渣滓洞与诸如江姐的烈士们紧密相连在一起,它在以前是一座使人胆寒的监狱,曾关押着无数革命烈士。

他们曾试图在监狱里挖出暗洞而向友军传递重要情报,无奈狡猾的敌人最终发现了此计划……

一、本为普通煤窑的渣滓洞,经由特务改造成骇人的监狱

新中国成立前,即将取得全国解放之际,江姐因叛徒出卖而不幸被捕入狱,关押的地方就是“渣滓洞监狱”。这个监狱有多骇人?

它分外院和内院两部分,外院为特务办公室、刑讯逼供室等,而内院则是被重点看守的十几间男女牢房,最多时这儿总共关押过三百多人!

人数如此之多,加上监狱内原本就潮湿阴暗的恶劣环境,可以想象居住在这里的烈士们是如何饱受摧残……

但身体的伤害远不止是环境带来的,外院的刑讯室刑具种类繁多,不仅有常听说的竹签、老虎凳等,还有钢鞭、电刑、撬杠等能极大摧毁人意志的刑罚工具。

光听着它们的名字就已让人不寒而栗,别说施加在人身上了!由此可见,那些牺牲的烈士们是多么顽强和英勇,多么值得敬佩!

事实上,渣滓洞并非一开始就是个监狱,它本是个地处郊外的偏僻小煤窑,名字源于这里“渣多煤少”的状况。

尽管产不了多少煤,可对军统特务而言,这里可是绝佳的隐蔽之地!

它三面环山而一面环沟,一般人轻易找不到此处,特务们觉得是个关押革命者的隐匿之地。随后,他们逼死了渣滓洞的原主人并将这里改造成了监狱。

二、江姐等革命者实施越狱计划,终被识破而牺牲

1949年,人们即将看到新中国成立前的某一天,被关押在渣滓洞的江姐等革命者在黑暗中瞧见了希望的曙光。

但他们心里清楚,革命愈是接近胜利,自己面临的危险就愈高,故而他们需要在被解救之前“自救”。

江姐和狱中战友一同商量起越狱之事来,他们决定立刻付诸行动而开始挖起了洞。

但因受限于周遭环境和条件,他们并没有使用更为锋利的挖洞器具,而是只能借由一些废弃钉子、门插销等来完成很是艰难的“越狱工作”。

就连这些不起眼的铁钉工具等,他们寻找并藏起来也是万分小心:每日利用早饭和放风时间来搜罗这些小物件,待回监狱时又把它们藏于床底。

因为工具小所以挖出的洞也并不明显,加上革命者彼此间的默契配合,敌人倒没有发现这个洞。

这给了江姐他们极大的信心并做了进一步的准备:江姐说服监狱中一个看守的人,请求他联络外头的武装部队,不幸的是计划最终失败

后来她又成功说服狱医,让其给重庆地下组织送一份情报,但遗憾的是这份情报还是被半路截获了!

江姐等革命者欲越狱的念头始终不灭,军统特务遂以转移他们去其他监狱的理由,把江姐和另外30名革命者押往了刑场,至此这些烈士英勇就义!

即便如此,还在牢里的勇士们也没有放弃越狱计划,胡其芬成为了江姐的“挖洞接班人”,黎明曙光近在眼前,他们始终为此努力着,哪怕挖出的是一条血路!

三、革命胜利前夕特务痛下杀手,越狱工具见证血泪史

胡其芬等人坚持不懈地挖着逃生的地洞,他们亦成功说服一名守卫将胡其芬写给组织的信给带了出去,同样不幸的是,军统还是发现了他们的计划!

1949年11月27日,重庆即将解放前夕,军统决定对剩下的革命者施以暴行,颇有宣泄失败情绪的私愤。

军统特务们对着监狱里的人疯狂扫射,场面血腥而令人愤慨。彼时彼刻,身为看守的杨钦典受到良心谴责而毅然决定打开牢门,放出了其中的19个人。

晚年的杨钦典

面对枪林弹雨,所有革命者毫不畏惧,一些人用肉身挡着敌人的子弹而使另一部分人能成功脱逃……

在这样壮烈悲惨的情况下,最终15个人成功逃出,剩余被关押的300多人全部牺牲于此。

2007年初,因一场暴雨洪水,重庆渣滓洞出现损坏现象,其后工人们在修缮它时意外发现了那个江姐等烈士们挖凿的洞!

受上头指示,相关工作人员对此洞展开了研究探索并从中寻得不少物品:总共16件铁器、1件石器!

经由专家分析,才清楚原来这就是史料记载的“江姐等人渣滓洞越狱之事”,这些物品就是他们曾经越狱的工具。

要不是这场暴雨,如果不是对渣滓洞进行修缮,我们或许无法如此直观地见证烈士们的英勇行径。

那17件粗陋的越狱工具寄托着革命者的满腔希望,他们浴血奋战也不放弃每一次唾手可得的求生机会!

即使最终出逃失败,他们亦能视死如归,哪怕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巨大折磨,也不出卖坚定的信仰!

结语

那些埋没在土堆中的简易工具在未被工作人员挖出前,就那么静静地躺着,诉说着那些年的苦与悲。

它们眼睁睁地看着革命者在跟前一个个地牺牲,当烈士们的鲜血融入土地而浸染在它们身上时,那股永不言弃的余温仿佛能感染到冷冰冰的它们……

于是,它们兀自“执着”地等候在无尽的黑暗中,直至重见天日而向当今世人展示着那“无言的历史”。

#头号周刊#

#中国共产党百年图鉴#【红潮:江姐的狱中战友,半世纪圆梦入党】小说《红岩》中,江姐可能是最为广大人民所熟知的人物了,江姐的原型便是革命烈士江竹筠,在重庆解放前夕,反动统治者们进行了最后的疯狂,对监狱中关押的共产党人,进步人士进行了疯狂残酷的大屠杀,幸存者寥寥无几(仅仅十数人而已)。但有一位女革命者,在渣滓洞中,侥幸活了下来,她就是曾与江姐同监,并且上下铺的难友,她叫盛国玉。而老人家入党的道路也整整走了48年。

盛国玉,少时于垫江简易师范学校求学,毕业后,先是在大石乡小学成为教师,后回老家沙河务农。1947年,亲戚们的介绍,让她结识了她的爱人,也是成为她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他叫余梓成,老练的地下工作者,中共党员。盛、余结婚后,在丈夫的影响下,盛国玉走上了革命之路,加入中共从此也就成了她最大心愿。

1948年10月,因叛徒告密,供出了余梓成,丈夫被抓捕。就在盛国玉四处找关系希望能救出丈夫之时。该月的18号,她也被国民党特务抓捕。原来特务在一位被捕的共产党员的本子上看到了这几个字“叫盛国玉”,算是暴露了盛国玉的身份。而如果她不被抓捕,那么,两个月后,她便可成为正式的中共党员。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这条道路,一走就是近半个世纪。

盛国玉关押的地方,便是臭名昭著的渣滓洞监狱。而就是这个特殊的场合,盛国玉结识了今天广为人所熟知,并且已成为中共红色精神图腾人物之一的江竹筠,即江姐,她睡在了江姐的下铺,在这间牢房中还有背叛了封建军阀家庭,为追逐光明而奉献出青春和生命的著名女共产党员杨汉秀烈士(民国四川大军阀杨森亲侄女)。

事实上,时至今日,我们知道的许多江姐的事迹,都是通过盛国玉的讲述所了解到的。江姐在被关进渣滓洞监狱后,受尽酷刑,譬如我们今天已经知道,并且痛彻心扉的,江姐的十根手指被敌人插入竹签,多次毒打,以致于遍体鳞伤。但江姐从来没有背叛信仰,放弃抗争,并且在狱中依然坚持斗争。盛国玉曾问狱医要了红药水和棉签,希望能为江姐最大可能的治伤。让盛国玉没想到的是江姐不是用来涂抹伤口,而是留着写字,向外面传递消息。

盛国玉后来回忆道:“江姐住在我的上铺,在那段时间她都没办法自己上下铺,她不敢用手抓栏杆,只能用手臂勾住栏杆。我从下面推着她才能上去。”盛国玉担负起了狱中秘密交通员的工作,在江姐与其他战友联络时,为他们放风。

盛国玉说,她最难忘怀的是江姐牺牲的那一天,那天早上,敌军来到了牢房将江姐带走,而江姐仍然十分冷静的让盛国玉为她梳头,换衣服,随后泰然自若的离开。江姐在离开时对盛国玉说:“就要解放了,一定要斗争到底。”

1949年11月27日,这天夜里,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楼下的八号男监室。门刚被锁上,一群拿着枪的特务,便向室内疯狂扫射,大屠杀开始了,在混乱中,她躲进了尿槽。扫射结束后,监狱便燃起了熊熊大火,在特务们仓皇逃离,周边群众自发的赶来营救,她成为了渣滓洞监狱中唯一女幸存者。

解放后,盛国玉进入了垫江县群众委员会并投入工作。

1996年,她终于被组织批准加入了我党,完成了她长达48年的愿望。

2014年7月27日,盛国玉老人安详去世。

1949年,11月27日,国名党反动派“丧心病狂”利用机枪扫射,杀害了全部革命者。

解放战争之后,华夏复兴,人民解放。无数的仁人志士,爱国豪杰,拼上自己的一身血肉,为祖国的强大,铺上鲜红的道路。

成功总会有的,光明也会到来。但在黎明之前,黑暗却尚未散去。1948年,11月27日,重庆渣滓洞,白公馆大屠杀中,200多名革命者遇难。

但更令人悲愤的是,残害这些革命者的,并非外国入侵的列强,也并非惨无人道的日本人,而是我们中国人——国名党反动派。

在那个混乱的时代,他们借着安定国家的名头,想要独霸国权,但奈何计划失败。

当时共产党“解放西南大作战”已进入势不可挡的状态,重庆解放在即!国民党自知无可奈何,便在逃离的前夕,杀了众多共产党人,以此泄愤。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屠杀前,监狱中的呼喊,一声高过一声。

他们脸上毫无畏惧,相反,洋溢着笑容。但有些笑,却是如此的悲凉。他们不畏惧自己的死亡,却害怕孩子的死亡。

当面对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革命者王振华夫妇十分平静,但却在最后一刻开口,希望国名党多打自己几枪,放过自己怀中刚出生的孩子。

不知是环境的血腥,还是面对危险的感知,王振华怀中的孩子哭闹不止。

但这些,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杀红了眼的看守长杨进兴,一声令下,大滩的血迹,立即包裹住了一家四口人。

就这样,一家四口均为革命而牺牲,即便是那襁褓中的孩子,也未能逃过一劫。白公馆监狱内的屠杀,就这样轮番进行着。

而相较于另一边,渣滓洞监狱的屠杀,可谓是嗜血的残酷。

11月27日的夜晚,渣滓洞内的特务在收到共产党即将总攻重庆的消息后,唯恐时间来不及,迅速将所有被关押的革命者,集中到楼下的牢房中。

整整八间房,全部站满了人。一声机枪响起,红色的血液显现,哭声,谩骂声,在机枪的扫射下,显得格外的清晰。

很快,大片人群倒下,为了保护剩余人的性命,一些中弹的革命者死死抓住监狱门,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去更多的子弹......

但终究是人的身体,又如何能抵挡得了无尽的枪林弹雨。很快,机枪声停下,本以为特务们会立即撤离,却不料,他们打开监狱门。

对那些死去的革命者进行逐一查看。被掩护在怀中的孩子,中弹未死的革命者,全部再补一枪。

那个夜晚,特务们撤离,留下一片死寂的枪杀现场。上百位革命者的性命,终结在黎明前的黑暗。

身死,但他们的意志却从未被消磨。在解放前的无数个夜晚,监狱中的革命者从未选择妥协。

自1949年6月,共产党解放计划实施的同时,一方面也在外积极采取花钱,劫狱等许多办法。但为了不打草惊蛇,最终均以失败告终。

而监狱内,革命者们也在积极展开自救,1948年,狱医刘石仁被调遣到渣滓洞时,被关押的革命者们便悄悄观察。

他们发现,刘石仁颇有正道。在得知监狱中周泉香怀有身孕后,竟自己花钱,买补药帮其养身体。

逐渐的,女牢中的同志们开始帮刘石仁洗衣服,做鞋垫等等。而男牢中,革命者们也试图与刘石仁搭上几句话。

就这样,在长时间的观察和试探下,有一革命者借发病看诊的机会,将一张字条塞入刘石仁的手中。

这一行为,无疑是冒险的。若是刘石仁将字条交给特务,那么,他们将被折磨致死。

但天无绝人之路,刘石仁在收到字条后,转身离开,也是默认了监狱中革命者的行为。

此后,刘石仁多次冒着被抓的风险,前前后后,帮监狱中的革命者送出近20封信件。

不仅仅是刘石仁一人,其他的狱医,看护者,也均有几人被策反。只是他们之中都职位太低。即便是帮忙,也无法扭转局势从而救下监狱中革命者的性命。

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解放,也是一场悲壮又倔强到底的坚持。

革命者们用生命证实了他们“誓死为国”的诺言,也因为这些英雄的前仆后继,才得以换取中国的一线生机。

现如今的我们,当铭记使命,传英雄之不朽气节,兴华夏之繁荣无疆。

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想法!

#文史安澜学府##历史##头条创作挑战赛##11·27大屠杀##重庆,你知道渣滓洞白公馆的历史吗#

抗日战争初期,日军俘虏大都被禁闭于中国军队的前线部队里。1939春,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命令前线部队将日俘送到中央所在地集中管理。

国民党的日俘收容所,最初设在成都、重庆、镇远等地。1942年4月,成都附近的日俘全部集中在成都城郊王家坝的旧官邸内。

当时,国、共两军就对日俘采取宽大政策。在成都收容所,准许日俘在生活上实行自理。日俘们建立了庶务(外交、炊事等)、卫生、娱乐等班组。副食品支给现金,由会说中国话的日俘每天到市场上买菜。但其他人一律不准外出。

这些日俘虽已成为阶下,但他们仍不忘表示忠心,每天早晨在收容所院内面朝东方举行遥拜式。每逢节日,日俘便向看守要一张白纸,全体日俘每人都咬破手指,用血在纸上共同染出一轮太阳,然后拿着这面纸太阳旗,整队同唱日本歌,举行遥拜式。收容所的看守人员也不加干涉。

这种宽大政策,使一些日俘产生了逃跑的念头。收容所内的森中尉和浅野军曹的出逃即是一例。这二人见搞采购的人可以随便出收容所,炊事员以到收容门外数十米处的边打水,便生了逃走之念。

一天傍晚,两人装作散步,打算如果哨兵不加阻拦,便一路散步出门,然后逃之夭夭。当两人走到门口时,岗哨正在门旁岗亭内和一位来收容所找人的四川姑娘谈话,没有注意他们的行动。

两人大摇大摆地走过岗亭向右拐去时,四川姑娘已在岗哨的指点下进入收容所内。当岗哨准备进入岗亭时,发现了两个散步的日俘,随即喝令他们站住。

如果二人此刻明智地往回走,可能连训斥都不会听到。但他们见自己就要走到收容所围墙的拐角处,只要再努一把力,就可能获得自由,竟然跑了起来,彻底暴露了逃走的动机。岗哨立即开枪射击,将两人打倒。

枪声惊动了收容所的看守人员,他们一改往日的和蔼面孔,荷枪从驻地冲出,将院内的日俘赶进了号房。两个身负重伤的逃跑者当即被送往医院抢救,但终因失血过多死去。

此事件发生后,收容所的采购打水等差事一律改为看守人员担任,日俘从此一律禁止外出。

这起愚蠢的日俘逃跑事件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是并未使些企图逃走的人打消念头。时隔半月之后,收容所内又发生了一起越狱事件。

小笠原、杉野两名士兵和森村伍长、野崎军曹四人同住一个号房,早在森中和浅野军曹逃走失败之前,他们便预谋越狱,趁收容所允许日俘生活自理之机,从厨房偷出一把菜刀,想以此为武器,伺机举事。但因森与浅野两人的逃跑引起收容所看守人员的警惕后,一时不敢贸然行动。

4月下的一天夜里,值班看守经过四个日俘的号房时,小笠原一面呻吟,一面在铺上翻来滚去,声称腹中剧痛难忍。另外三名日俘便喊住看守,央求他喊狱医来给小笠原看病。看守从铁门上的监视孔中见小笠原一副痛苦欲绝之状,便信以为真,很快喊来狱医。

当看守打开号房,与狱医一起入内后,屋内电灯突然熄灭,两个日俘向狱医猛扑上去,用砖块将两人击昏,又将他们捆起来,并用棉絮堵住他们的嘴巴,然后悄悄溜出号房。

在后院围墙下,有一个阴沟出水口在改成收容所后被管理人员用砖堵死,但堵洞的新砖无法和围墙上的砖结成整体。四人来到后院围墙下,由森村用菜刀撬拆堵洞的砖块。半个小时后,四个日俘便从森村拆开的一个尺余见方的洞口爬了出去。

午夜时分,换岗的人发现了牢房里的情况,立即向收容所所长报告有人越狱。收容所所长一面下令全所看守加强警成,一面通知成都宪兵司令部,要求立即下令全城戒严,搜捕日本逃犯。

四个逃出收容所后,按原先制定的计划,闯入一户居民家,抢了四套中国服装换上,然后直奔火车站,准备乘火车逃往河南日军占区。

当他们到火车站附近时,发现车站外有宪在巡逻,并发现候车室入口处有收容所看守人员的身影闪过。他们知道事情不妙,当即转身向一条黑暗的小街逃去。

四个日俘于凌晨3时左右逃出成都,在当日中午时分,逃至距成都将近百里的沱江边。他们面对江水一时不知所措,只好沿江岸一路寻找,到下午两点多钟,终于发现了一只船。

四人喜出望外,立刻上前要求渔民送他们过江。但他们糟糕的中国话暴露了他们的国籍,渔民发现他们是日本人,便推说船坏了,拒绝送他们过江。

森村见协商无望,便亮出那把缺了口的菜刀,威逼渔民划船。渔民无奈,只得让他们上船,然后将船向江对岸划去。船到江心后,渔民趁四人不备,突然跳入水中,向江对岸游去。四人大呼小叫,一时慌了手脚。他们想自已摇橹将船划到对岸,但由于不谙划船技术,船只只能在江心打转,无法前进。

片刻过后,那位跳水而去的渔民,便从江岸附近喊来十多条汉子,有的拎着渔叉,有的拎着大刀,跳上一只泊在岸边的渔船,迅速向江心划来。四人只有束手就擒。

当天下午,村民们便将四个日俘押送县城,交给当地警察局。翌日,四个日俘又被送回原地。此后,这四名日俘和唆使他们越狱的山下海军大尉一起,被关进另外的监狱。

由于警方在他们的衣服夹层内搜出了中国军队兵力配备图和其他情报,属间谍行为,后来将五人全部判处死刑。

1945年的一天,苏州火车站附近,两名男子看到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妇立刻跟了上去。

少妇脚步匆匆,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门口,回头张望后闪身而入。两名男子从巷口露出身来,一人留守,一人拔身而去。

随后,汉奸梁鸿志落网,被辗转送到军统上海站。

在1945年7月,日本败象已显时,汪伪政府立法院院长梁鸿志就忧心忡忡,他自知罪孽深重,每日唉声叹气。

他与娇妻一商议,决定到苏州买一小院,日本如果投降就到此处隐匿。

日本人投降后,梁鸿志躲在家中并不出现,只是新夫人偶尔上街采买东西。

上海、南京的军统、中统的人员到处在查找他的蛛丝马迹,要把他逮捕归案。

梁鸿志曾经的手下“任援道”将他捕获,来作为献媚邀功之计。

出卖了梁鸿志后,任援道被蒋任命为中将参议。

不久,他突然携带大量财宝潜逃香港,恐是得到军统内部的通风报信,或是收买了逮捕他的人,总之是带着全家由香港转逃加拿大,逃了被制裁的下场。

10月上旬,戴笠寇尊降贵亲自到看守所,看望在押的有影响的汉奸们。

戴笠还逐房慰问,并单独接见的一些大汉奸,并许诺给他们换一个疗养院。

双十节过后,大汉奸们被迁徙到楚园。

在楚园里,汉奸们每天都有一份报纸,可以了解国内外新闻,还可以自由通讯。

家人们也可以自由探视,有较好的伙食,也可以自己开菜单,花钱让厨子做可口的饭菜。还有佣人为他们洗涤打扫。

梁鸿志国学底子厚,饭后开讲《四书》,也有人讲《佛经》,讲《圣经》,讲《孟子》,讲金融,讲法律,也有人讲女人。

1945年除夕之夜,楚园特意为汉奸们准备了一餐丰盛的酒席。谁知“酒入愁肠”,梁鸿志遏制不住感情的冲动,潸然泪下,于是众人皆嚎啕大哭。

1946年,梁鸿志等人被送进上海提篮桥监狱。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饭菜基本上是发霉的米饭和菜叶汤。

梁鸿志开始为日后审判准备答辩材料了。

不久陈公博的伏法消息传来,梁鸿志更是坐立不安,吃不下、睡不着。

6月5日下午,梁鸿志被押上法庭进行公审。

他辩白自己曾为抗日做过贡献,声称自己组织伪政府的动机……而自己不忍见生灵涂炭,为保存国家元气。减免人民痛苦,这才挺身而出云云。

6月14日下午,法庭再次开庭,梁鸿志的律师拿出行政院院长孔祥熙的亲笔信,证明梁鸿志的确有电报去重庆,表明自己不甘附逆的心迹。

形势一下似乎乐观起来,梁鸿志回到监狱后,立刻给孔祥熙回信表示感谢:……成全之德,生生世世所不能忘也。

只可惜孔祥熙不在身边,否则一定是一阵跪舔。

一个星期后,法庭宣判梁鸿志被判处死刑。

梁鸿志又提出各种理由,要求复审。

在复审法庭上,梁鸿志发声洪亮,妄图用诡辩之技,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开脱罪责。

但无论怎样变白,还是被法庭以汉奸罪论处。

法庭宣判: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留家属必需生活外,全部没收。

他退庭时,看到自己二十多岁的新夫人抱着幼女,泪眼婆娑地望着他。

随着女儿、夫人的喊叫声渐渐远去,他缓缓走向监狱。

一进院子,许多犯人都在牢门窗口上挥手示意。他尽量步履平稳,脸上很勉强地挤出微笑,竖起大拇指表示判了极刑。

梁鸿志进行了上诉,判决依然如故,他自知死期将近,便更忙碌起来。

梁鸿志的书法极好,狱卒及同狱犯人请写中堂、条幅纷沓而至。

他三伏天挥汗如雨,只穿着一条大裤衩,肥硕的身体趴在地上,悬腕作书,夜以继日。

狱卒念其辛苦寻得蒲扇一把,又因牢房光线昏暗,要为他添灯照明。

梁鸿志笑曰:十方昏暗灯何用?

某日,梁鸿志对同狱犯金雄白:我死无它,但我的女儿年方两岁,幼年丧父,其母又方盛年,不知能否为我守终。如她一旦远离而去,请念在同难之谊,望你夫妇对我这一血脉加以抚养,临命托孤,请勿推辞。

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金雄白含泪答应,随即花一根金条收买狱医,以重病为由,待在医院以逃避与梁鸿志诀别。

不料,梁鸿志在临死前数日,在狱卒押解之下来到医院看望金雄白。他斜倚在病床上,突然对床的无限渴望和眷恋。他想起家中那只红木雕花的描金大床,和他一生睡过的各种床,真是有一种难言的痛楚。

他又握住金雄白的手说,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一下?还有几次再能相见。

金雄白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1946年11月9日清晨,刚吃过早饭。狱警打开沉重的铁门:梁鸿志,请吧!

梁鸿志极力保持平静,掸掸蓝色长袍上的灰尘,换上黑色布底缎面鞋,踱着方步走出牢房。然后与牢房门上方孔的狱友拱手:珍重!

来到刑场,梁鸿志坐下,提笔写下遗嘱。

写完后,他又给蒋写了一封信,之后起身,缓步走向刑场,口中低吟:年到六十四,徒步移法场。

梁鸿志受刑的待遇是比较高的,“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此刻心情平静了许多。

枪声从脑后响起,子弹贯脑部,从口腔之中而出,毁一齿。

梁鸿志硕大的身躯向前栽去,全身抽搐了一会儿,终于一切归为寂静。

1945年的一天,苏州火车站附近,两名男子看到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妇立刻跟了上去。

少妇脚步匆匆,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门口,回头张望后闪身而入。两名男子从巷口露出身来,一人留守,一人拔身而去。

随后,汉奸梁鸿志落网,被辗转送到军统上海站。

在1945年7月,日本败象已显时,汪伪政府立法院院长梁鸿志就忧心忡忡,他自知罪孽深重,每日唉声叹气。

他与娇妻一商议,决定到苏州买一小院,日本如果投降就到此处隐匿。

日本人投降后,梁鸿志躲在家中并不出现,只是新夫人偶尔上街采买东西。

上海、南京的军统、中统的人员到处在查找他的蛛丝马迹,要把他逮捕归案。

梁鸿志曾经的手下“任援道”将他捕获,来作为献媚邀功之计。

出卖了梁鸿志后,任援道被蒋任命为中将参议。

不久,他突然携带大量财宝潜逃香港,恐是得到军统内部的通风报信,或是收买了逮捕他的人,总之是带着全家由香港转逃加拿大,逃了被制裁的下场。

10月上旬,戴笠纡尊降贵亲自到看守所,看望在押的有影响的汉奸们。

戴笠还逐房慰问,并单独接见的一些大汉奸,并许诺给他们换一个疗养院。

双十节过后,大汉奸们被迁徙到楚园。

在楚园里,汉奸们每天都有一份报纸,可以了解国内外新闻,还可以自由通讯。

家人们也可以自由探视,有较好的伙食,也可以自己开菜单,花钱让厨子做可口的饭菜。还有佣人为他们洗涤打扫。

梁鸿志国学底子厚,饭后开讲《四书》,也有人讲《佛经》,讲《圣经》,讲《孟子》,讲金融,讲法律,也有人讲女人。

1945年除夕之夜,楚园特意为汉奸们准备了一餐丰盛的酒席。谁知“酒入愁肠”,梁鸿志遏制不住感情的冲动,潸然泪下,于是众人皆嚎啕大哭。

1946年,梁鸿志等人被送进上海提篮桥监狱。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饭菜基本上是发霉的米饭和菜叶汤。

梁鸿志开始为日后审判准备答辩材料了。

不久陈公博的伏法消息传来,梁鸿志更是坐立不安,吃不下、睡不着。

6月5日下午,梁鸿志被押上法庭进行公审。

他辩白自己曾为抗日做过贡献,声称自己组织伪政府的动机……而自己不忍见生灵涂炭,为保存国家元气。减免人民痛苦,这才挺身而出云云。

6月14日下午,法庭再次开庭,梁鸿志的律师拿出行政院院长孔祥熙的亲笔信,证明梁鸿志的确有电报去重庆,表明自己不甘附逆的心迹。

形势一下似乎乐观起来,梁鸿志回到监狱后,立刻给孔祥熙回信表示感谢:……成全之德,生生世世所不能忘也。

只可惜孔祥熙不在身边,否则一定是一阵跪舔。

一个星期后,法庭宣判梁鸿志被判处死刑。

梁鸿志又提出各种理由,要求复审。

在复审法庭上,梁鸿志发声洪亮,妄图用诡辩之技,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开脱罪责。

但无论怎样变白,还是被法庭以汉奸罪论处。

法庭宣判: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外,全部没收。

他退庭时,看到自己二十多岁的新夫人抱着幼女,泪眼婆娑地望着他。

随着女儿、夫人的喊叫声渐渐远去,他缓缓走向监狱。

一进院子,许多犯人都在牢门窗口上挥手示意。他尽量步履平稳,脸上很勉强地挤出微笑,竖起大拇指表示判了极刑。

梁鸿志进行了上诉,判决依然如故,他自知死期将近,便更忙碌起来。

梁鸿志的书法极好,狱卒及同狱犯人请写中堂、条幅纷沓而至。

他三伏天挥汗如雨,只穿着一条大裤衩,肥硕的身体趴在地上,悬腕作书,夜以继日。

狱卒念其辛苦寻得蒲扇一把,又因牢房光线昏暗,要为他添灯照明。

梁鸿志笑曰:十方昏暗灯何用?

某日,梁鸿志对同狱犯金雄白:我死无它,但我的女儿年方两岁,幼年丧父,其母又方盛年,不知能否为我守终。如她一旦远离而去,请念在同难之谊,望你夫妇对我这一血脉加以抚养,临命托孤,请勿推辞。

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金雄白含泪答应,随即花一根金条收买狱医,以重病为由,待在医院以逃避与梁鸿志诀别。

不料,梁鸿志在临死前数日,在狱卒押解之下来到医院看望金雄白。他斜倚在病床上,突然对床的无限渴望和眷恋。他想起家中那只红木雕花的描金大床,和他一生睡过的各种床,真是有一种难言的痛楚。

他又握住金雄白的手说,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一下?还有几次再能相见。

金雄白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1946年11月9日清晨,刚吃过早饭。狱警打开沉重的铁门:梁鸿志,请吧!

梁鸿志极力保持平静,掸掸蓝色长袍上的灰尘,换上黑色布底缎面鞋,踱着方步走出牢房。然后与牢房门上方孔的狱友拱手:珍重!

来到刑场,梁鸿志坐下,提笔写下遗嘱。

写完后,他又给蒋写了一封信,之后起身,缓步走向刑场,口中低吟:年到六十四,徒步移法场。

梁鸿志受刑的待遇是比较高的,“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此刻心情平静了许多。

枪声从脑后响起,子弹贯脑部,从口腔之中而出,毁一齿。

梁鸿志硕大的身躯向前栽去,全身抽搐了一会儿,终于一切归为寂静。

#历史趣聊#

汉朝刘向在《荆轲刺秦王》中写下千古名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短短的十五个字却表现了出了荆轲为国慷慨赴死的正气凛然,纵观古今,为国捐躯的烈士们并不在少数,如岳飞、文天祥、黄继光、邱少云等,他们都为自己的国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坐落于重庆歌乐山的渣滓洞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在1939年之前,这里本是一个普通的煤窑,因为煤少渣滓多得名。而这里三面环山,剩下的那一面是一个深沟,地理位置极为隐蔽。

在国民党的军统特务发现此处之后,便开始对煤窑主人进行威逼利诱,最后将之逼死后霸占了煤窑,并将这里改造成关押我党革命人物的监狱,因此有太多的革命烈士在这里为新中国献出了宝贵了生命。

在二零零七年八月,正值雨季,重庆也遭受了暴雨的侵袭,多个地方都发生了洪水灾害,而歌乐山也在其中,在暴雨洪水的冲刷之下,位于歌乐山的渣滓洞景区多处遭受到来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对于被破坏的区域进行抢修修缮成了当务之急。

通过向上级请示并得到批准后,渣滓洞开始了修缮工程,在修缮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一个暗洞,洞中的物品让专家感到非常的震惊,到底他们发现了什么呢?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工人们开始了修缮工程,没有想到的是在夯实2号女牢的地面时,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洞。

这一事故的发生将负责修缮的工人们吓坏了,他们赶紧进入了这个被挖出的洞中查看,并且通知了上级专家。经过勘查得知这个洞深约70厘米,洞口直径为20厘米,这个洞中四处都散落着个一些形状各异且斑驳的铁器。随着专家展开调查,一段尘封的烈士往事浮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整个渣滓洞的监狱分为了18间牢房,其中女牢两间,男牢16间,牢房中配有特务看守。人们铭记在心中的烈士如“小萝卜头”宋振忠一家、江姐、何雪松以及许建业等人都在此处牺牲,而被关押在此处的革命烈士无一例外地都被严刑拷打过,但是他们中没有一人将我方的情报透露出去,在这里的他们都怀着为祖国赴死的决心。

时间到了1949年,解放军接连获得胜利,这振奋人心的消息也很快地传到了渣滓洞的监牢中,被关押在此的将士们别说有多高兴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担心,因为他们知道,敌人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想着在这里等着也只能一死,还不如搏一搏,有了这样的想法,狱中的将士们开始了一系列的计划。

这个计划在一开始时是由江姐带领的,为了之后的进展顺利,江姐取得了监狱看守黄茂才的信任,并通过他去联系驻守在歌乐山的邬治声,但由于困难重重,计划还是暴露了,邬治声也被调离。

江姐她们自然是没有就此放弃的,她们又将狱医说服,想让他将被关人员的名单带往重庆的地下组织中,但无奈她们的计划再次失败,名单在运送过程中被国民党拦了下来。他们也就意识到,将希望寄托于外界是很难的,他们只能靠自己,于是越狱计划就此启动。

江姐她们首先偷偷的将一些门闩、废弃窗户的钉子等能在监狱中找到的小型金属制品卸下,带回她们所在的牢房中发给被关押的同志们,她们边用这些金属物件开始挖地洞,而修缮工人们发现的那个地洞就是在此时挖出来的。

将士们在这一场越狱计划中配合得相当默契,她们的越狱工作也在不间断地紧张进行,但敌军对这些将士们的迫害却没有放慢速度,他们在将杨虎城杀害之后,将江姐和另外的30名将士押往电台岚垭刑场行刑。

江姐牺牲后,越狱指导的任务就落在了胡其芬身上,虽然敌人一直没有发现他们所挖的地道,但在最后要出逃之前的一次向外面我方组织输送情报之时出现了失误,越狱计划也就此耽搁,在狱中的300多位革命将士没能躲过11月27日晚间的机枪扫射,他们壮烈牺牲在了歌乐山麓之上。

那一段黑暗的岁月已经过去多年,但是对我们来说,这些牺牲的革命烈士是长存于我们心中的,那段历史也将一直被我们铭记,江姐她们所用的那些越狱工具也将一直存放在渣滓洞博物馆中,向世人传递革命精神。

参考资料:

《荆轲刺秦王》

上面讲解了重庆公务员狱医(狱医公务员上班时间)本文到此分享完毕,希望能帮助到大家,如信息有误请联系小编更正。